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白果树人原创文学博客

假如灵魂都是这样的高耸, 我只能为路径的小草高歌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关于诗歌的情趣与意象/随笔感想  

2010-06-01 19:08:15|  分类: 随笔感想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 我们在阅读和赏析他人的艺术作品时,首先要了解本文体的特点。如小说主要是重墨写它的人物、情节;戏剧重墨写它的矛盾冲突;散文则重墨写它的语言;诗歌则是重墨它的意境、用词,以及情趣与意象的独特。

    如果一首好的诗歌只有优美的语言,而没有美丽深刻的意象和情趣来构建,那只会是顾此失彼,甚至会让读者感觉到是一堆毫无生命的枯槁。著名诗歌美学家朱光潜提倡艺术境界,他的诗歌境界论是“创造”的诗学,“创造”是其审美体验论的核心问题,他认为诗的境界是主体的直觉创造,是“意象与情趣的契合”,诗境是“情趣—意象”二元结构在主体心灵呈现的艺术世界。

    诗学一直是朱光潜(1897-1986)的“心中主题”,是他美学思想的纯粹展现。在《诗论》中,朱光潜运用“直觉论”解释诗(主要是中国古典诗歌)的境界,指出诗的境界是“意象与情趣的契合”。 “情趣” 与“意象”同为诗境的核心范畴。朱先生很重视“情趣”的重要性及其在诗的境界中的地位,这在《诗论》中有精辟的阐发和集中的凸现。 他说; 每个人所能领略到的境界都是性格、情趣和经验的返照,而性格、情趣和经验是彼此不同的,所以无论是欣赏自然风景或是读诗,各人在对象(object)中取得(take)多少,就看他在自我(subject-ego)中能够付与(give)多少,无所付便不能有所取得。不但如此,因是一首诗,你今天读它所得的和你明表读它所得的也不能完全相同,因为性格、情趣和经验是生生不息的。欣赏一首诗就是再造(recreate)一首诗;每次再造时,都要凭当时当境的整个的情趣和经验做基础,所以每时每境所再造的都必定是一首新鲜的诗。从这段话中,可以看出“朱光潜的慧眼,是在诗境界的‘情趣—意象’二元结构中,通过作者与读者的方面,见出了其生生不息的新鲜感和变易性。”朱光潜对诗的境界阐发,是从美学的层面论证并强调直观审美作用。在作家(创作主体)—作品(诗)—读者三者形成的三维关系中,朱光潜诗歌理论的探究着重于读者方面。他注重读者在阅读欣赏过程中的主体介入,强调审美活动中的读者再代创造能力。他的观点承认读者是阅读活动中主动的创造者,而绝不是被动的接受者,创造的深浅与情趣有关。 所以我前面说过,一首成功的诗歌如果只有优美的语言,而没有美丽深刻的意象和情趣来构建,那只会是顾此失彼,甚至会让读者感觉到是一堆毫无生命的枯槁。

    那么什么是情趣与意象呢?

    诗是心和灵结合的物感。发现物体为一种意象,从心灵发出的感念和思想为一种情趣。如果没有意象的出现就没有情趣的诞生,这就是我们经常说的情景交融的境界。而这交融并不是偶然的,它必须经过思想和灵魂的升华。下面我引用朱光潜先生文章与大家共同学习!

     '' 我们姑且举一首短诗为例来说明,比如李白的《玉阶怨》:“玉阶生白露,夜久侵罗袜,却下水晶帘,玲珑望秋月。”在这首诗里,我们一眼就看到的是语文——四句五言。这二十个字有音有义。就音说,它有一种整齐的格律,声与韵组成一种和谐的音乐,念起来顺口,听起来悦耳。如果细加玩索,这音乐也很适合于诗所要表现的情调。就义说,它写出一些具体事物的意象,如“玉阶”、“白露”之类。这些意象可以个别的用感官知觉去领会。温度感在这首诗中最显著,多数意象都令人觉得“清冷”。其次是视觉,玉阶、白露、水晶帘、秋月等都有看的见的形状色彩。“生”、“侵”、“下”、“望”四个动词可以引起肌肉运动感觉。“生白露”和“下水晶帘”还可能有听得见的声音。不过乱杂拼凑的意象不能成诗。这里的许多意象是都朝着一个总效果生发,它们融成一体,形成一个完整的境界,可以看成一幅画或一幕戏。这戏里分明有一个主角,一个孤单的女子;一幕颇豪华的背景,铺着玉阶挂着水晶帘的房屋;一种很冷清的气氛,白露,深夜,水晶,秋月;一段很生动的剧情,一个孤单女子怀人不寐,在玉阶上徘徊到深夜,等到白露湿了罗袜,寒冷难禁,才放下水晶帘,进房了仍不肯睡,一个人在望那玲珑的秋月。如果我们朝她内心一看,那里的剧情还更紧张热闹。幕后显然还有一位未出台的男子,她和他在过去还有一段耐人猜想的姻缘,于今情形改变了,反正他已去了,留下她一个人在那里重温旧日的记忆,感伤今日的凄凉,惆怅来日的离合,而白露、秋月又那么清寒的可爱。这一切形成了一个生动的境界,完整的意象。我们如果不能把情景看的一目了然,就无法了解这首诗;可是如果只把它看的一目了然而无动于衷,有它不足喜,无它不足惜,那也就还没有了解这首诗的深微。诗人本要借这完整的意象传出他称为“玉阶怨”的那种情感,我们必须了解这种“怨”的意味,才能了解这首诗。情感不是纯然可凭理智了解的。“了解”情感势必“感受”情感。我们必须设身处地、体物入微,在霎时中丢开自我,变成诗所写的那位孤单女子,亲领身受她的心境的曲折起伏,和她过同样的内心生活。凡是诗的了解都必须是“同情的了解”,不同情决无从了解,起了同情的了解,诗的目的与功用才算达到。

  这里,意象与情趣的关系如何呢?严格的说,它们并不是两回事,意象中就寓有情趣,情趣就表现于意象。比如这首诗题的“玉阶怨”而全诗不着一个“怨”字,但是句句都在写怨。凡是表示(非表现)情绪的字样,如“悲”“喜”“爱”“怨”“兴奋”“惆怅”之类,都很抽象而空洞。比如说“喜”。你向人说我喜欢,人只能用理智了解这句话的普迅的意义,那还只是一个抽象的概念。喜的意境不同,喜的滋味也就不同。从前人有一首状“喜”的打油诗:“久旱逢甘霖,他乡遇故知。洞房花烛夜,金榜题名时”。虽不是好诗,却可说明这个道理。你只说你喜欢,而没有说出你为何喜欢。以及如何喜欢那个具体的境界,人不知道那是“久旱逢甘霖 ”的喜还是“他乡遇故知”的喜,他就茫然无凭,不能起同情的了解。我说这首诗也还不是好诗。因为四句各言一境,随便拼凑,不能看成一个完整的意象。而且每句只是一个标题,“如何喜”还没有写出来,诗中看不出写诗人的性格,所以仍是空洞的。象杜甫的《闻官军收河南河北》:“剑外忽传收蓟北,初闻涕泪满衣裳。却看妻子愁何在,漫卷诗书喜欲狂。白日放歌须纵酒,青春作伴好还乡。即从巴峡穿巫峡,便下襄阳向洛阳。”写离乱时人忽闻乱定准备还乡,整个的具体情境活跃如在目前,才是表现喜的好诗,才能引起同情的了解。''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